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生活

多民族文化构建的旷古瑰宝

2019-05-16 15:57:05| 来源:| 编辑:| 点击:4次

多民族文化构建的旷古瑰宝

贵州是一个多民族的省份,他们同世居贵州的汉族同胞生死与共、休戚相依,共同创造了绚丽多彩、光辉灿烂的贵州文化,并在长期的传承和发展进程中保留了各自的鲜明特色,尤其是各......

贵州是一个多民族的省份,他们同世居贵州的汉族同胞生死与共、休戚相依,共同创造了绚丽多彩、光辉灿烂的贵州文化,并在长期的传承和发展进程中保留了各自的鲜明特色,尤其是各少数民族的天文历法,如苗族历法、布依族历法、侗族历法、土家族历法、彝族历法、水族历法等等。

贵州各少数民族的天文历法与汉族行用的天文历法,同根同源,具有共同的观象授时几千年所积累的实践经验和丰富知识,及其在长期社会生活的实践中所形成的科学理论与推算技术;都是由观象授时上升到科学推算的产物;也都是中华古代天文历法(简称中华古历)的传承和发展。只是由于各少数民族,各自形成的历史背景及其年代前后不同:有的形成于夏代唐虞或禹启之际;有的形成于殷商之时;有的形成于西周前期;有的形成于春秋战国;有的形成于秦汉;也有的形成于魏晋南北朝时期且其生存、繁衍的地理生态环境各异:有的居于高山林地;有的居于山地丘陵;有的居于溪涧河谷;有的居于坝子平川;有的居于高原草甸

在天文历法方面也同他们的历史形成背景、所处地理环境、农牧生产及其经营方式、生活习惯、宗教信仰及其民族风情、节日文化、民俗礼仪等等之不同而别具特色。如:水族,按人口不是贵州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然而在文化,特别是文字和天文历法方面,却是贵州最具特色的民族之一:第一,在贵州世居的17个少数民族中,唯水族和彝族从古至今是有用自己本民族的文字来记载和承传本民族天文历法等历史文献的民族

多民族文化构建的旷古瑰宝

。第二,水书(即水族文字)是专门记录水族古代天文历法的珍贵载体和旷古奇书,地方政府和文化部门从水族民间征集并出版的所有文化古籍(即《水书》),没有一本(部)不是专门用来记载水族古代天文历法的。第三,水族民间的水书先生是从古至今,传承、讲授和运用水书,为水族同胞的生产建设和社会生活全方位服务的专家。

水书是水族人民十分珍贵的文化遗产,它凝聚了几千年前的水族先民及其先贤圣哲所发现、发明和创造的天文历法知识与成果及其相关的地理、自然、社会和生命等方面的独特认知与经验。它以水族古老的语言文字为载体,总结、记录并传承了水族先民原始信仰、宗教崇拜的珍贵资料,系统而完好地保存了水族先民数千年来的珍贵天文历法资料以及水族先民的哲学思想与理论观念。在今天的水族社会中,水书仍与水族同胞的生产和生活息息相关。人们在营造、出行、节庆、婚娶、丧葬、占卜、祭祀和农事活动中,仍然由水书先生按照《水书》所预测的吉利年月和时日来进行安排。水书作为水族所独有,亦为贵州所独有的民族天文历法古籍,已被国家档案局、中央档案馆列入首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各民族除了共同的三象观测及其所遵循的观象授时法则与推算技术外,在实际观测实践中也有各自的侧重点或特色。如苗族和水族更注重对七曜(日月水火木金土)和二十八宿的观测。他们从其运行规律中,不仅发现了星宿(特别是心宿大火、参宿三星、虚宿、昴宿和乌宿七星)的中、流、伏、内规律;而且还总结出了84戞进和七元甲子局的纪历法以及以七曜为周期的星期纪历法(这是当今世界各国共同采用的星期纪历法)。而彝族除了注重对二十八宿和七曜的观测外,特别着重于对北斗柄指向定时之运行规律的观测。六千四百年前的彝族始祖颛顼就以斗为帝车,运于中央,临制四方,分阴阳,均五行,移节度创制了示民时早晚的颛顼历(亦即人们通称的斗柄历)。

我们从贵州各少数民族天文历法的研究中得知:各少数民族的天文历法同汉族所使用的中华传统天文历法即当今的农历,同宗共祖,一脉相承。都是先贤在三象观测及观象授时历的共同基础上,所创制的或是建寅为正即以农历一月为正月的夏历;或是建子为正即以农历十月为正月的周历;或是建丑为正即以农历十二月为正月的殷历;或是建亥为正即以农历十月为正月的颛顼历(和秦历);或是建戌为正即以农历九月为正月的水族历法。但不论是建寅为正的夏历;还是建子为正的周历;还是建丑为正的殷历;还是建亥为正的颛顼历(和秦历);还是建戌为正的水族历法水历,在历的制定(即历书的编制上)都有一个朔与气的推算问题。如不懂得朔(包括经朔和实朔)与气(平气和定气)的推算,所谓历(日历、历书)的制定与行用就成了一句空话。

中华传统天文历法亦即中华古历是中华各民族的先民及其先贤圣哲,在长期的生产活动和社会生活的实践中,所创造发明的先进优秀文化,是我国和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奇珍和瑰宝。学习、研究和掌握中华古代天文历法的相关知识及其推算技术,对于我们研究了解我省各少数民族的族源及其发展历史;了解和研究各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民族文化、民族文学、民族医药、民族科技、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及其发展进程与脉络,均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我们还可以凭藉这些古代天文历法的理论知识及其推算技术,推算、验证中华民族上下几千年文明史中的重要历史人物的生卒年代和重大历史事件,还可以编制科学、精准指导当今社会全国各族人民生活和工作的历书年历和万年历,等等。

(作者卜茂生为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黎斌为工商银行铜仁分行宣传部长。本文为我省国学单列课题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出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