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通过智能手机A来控制灯光照射的方向豆油

2020-03-23 06:54:02|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进入深水区 未来博弈焦点何在?

改革具有较强的技术性,一些传统行政管理人为设卡的思维惯性可以休矣,在下一步有关配套方案中应该尽量简化这类独立售电主体的准入门槛,避免大用户直购电沦为变相审批而多年难以展开的历史重演。

吴疆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能源经济系教授。在公司、电监会、发电集团从事过十余年政策研究工作,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长期致力于能源经济、行业监管及体制改革的相关研究,2014年以来陆续公开发表《中国式电改的政治谱系》《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价值、动力与策略》《调度独立是深化电改的重要突破口》《重组企业,终结超级垄断》《国资国企改革与电力体制改革》等专题文章;其关于电改的22万字独着《中国式电力革命》(科技文献出版社出版)获得201 年中国能源软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

有序向社会资本开放配售电业务 ,是新一轮电改的重点与亮点,不仅对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市场化电改架构有所交代,而且符合 混合所有制 的改革风向,获得了资本市场的极大青睐,甚至带动了整个电力板块的飘红走牛。

但是,目前发布的新电改9号文还仅仅是 指导意见 ,文字相对原则性,且不乏交代未尽之处,对于参与新一轮电改的投资者,到底机会几成?风险几何?下一步博弈焦点到底何在?

售电主体资格应当进一步明确

多途径培育市场主体 是9号文的卖萌点之一。但值得关注的是,此前征求意见稿中, 允许现有的独立配售电企业从发电企业直接购电,缴纳输电费用后,自主向用户售电 的文字,在9号文中悄然消失。

9号文与征求意见稿相比,对于 配+售 的小垄断业态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对原有配售一体的地方供电企业,虽然多半会默认其原有的售电资质,但不再列入政策中的培育范畴,也即不鼓励其进一步扩张(与大电网形成竞争);而对于未来可能新出现的各类小垄断,则从一开始就全部挡在了门槛之外。

这种政策倾向与制度安排,有利于未来终端市场的理顺,在文件中进行明确可以给市场一个确定的信号与导向。但是,在对 配+售 小垄断严防死守的同时,对电网企业 输+配+售 的大垄断却暗开后门、不再强调强制退出。这无疑是9号文中没有交代清楚的重大疑问之一,在下一步有关配套方案中应该给予明确,还地方供电企业一个公平。

    

小孩健脾的食物

类风湿性关节炎疼痛怎么办

治疗静脉炎的药物

老年性关节炎如何康复
碧凯保妇康栓治疗效果
孩子风热感冒晚上咳嗽的食疗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