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自然生态

代表网游之铁甲战神第1214章纽波里之战2

2020-09-17 15:10:35|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游之铁甲战神 第1214章 纽波里之战2

另外,刘青山对于巴拉斯将军能够想着这么深刻,也是感到非常欣慰。不过,他自己都没有想明白的事情,自然也不方便跟巴拉斯将军再説太多。于是,刘青山一次拍了拍巴拉斯将军的肩膀,然后説道:”巴拉斯将军,至于其他的事情,你暂时就不要过问啦,你的任务,就是指挥着咱们的主力作战部队,一举拿下纽波里军事xiǎo镇。而至于以后的情况,我会及时通知你的。”

-------------------------

对于巴拉斯将军来説,作为一名资深的高级将领,跟随刘青山多年,他自然知道不管是什么事情,不该自己问的,他也就不要再继续问下去了。因此,在听到这里之后,巴拉斯将军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习惯性的哈哈一笑,然后説道:”好,总指挥,既然如此,那么,下面我就马上开始采取军事行动。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

听到这里之后,刘青山走上前来,跟巴拉斯将军紧紧地握了握手,然后,非常郑重地dǐng>diǎn説道:”巴拉斯将军,你一定一定要保重,一定要注意安全。我等待着你凯旋归来。”

巴拉斯将军在听到这里之后,同样也紧紧地握住了刘青山的手,然后,退后一步,表情看上去非常严肃,接著,向着刘青山一次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这才转过身去,快步离开了刘青山的那一座作战指挥部。

十分钟之后,两个重型坦克作战编队-狂狮一号和狂狮二号,从左库斯克军事xiǎo镇出发,沿着那一条通道,向着纽波里快速地行进而去。在他们的后面,则紧是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十一五”科技攻关项目紧地跟随着二支远程榴弹炮攻击部队。而巴拉斯将军,,坐在那一辆旗舰指挥重型坦克里面,一边不停地拿着望远镜,向前面进行侦查,一边接通了跟那一支侦察兵xiǎo分队的远程通讯系统:”是侦察兵xiǎo分队吗,我是巴拉斯,而我是巴拉斯。现在,你们那里的情况究竟是怎样的?我们的主力作战部队,正在以向着纽波里军事xiǎo镇开赴过去。请报告你们那里的情况。”

很快地,远程通讯器里面传来了侦察兵xiǎo分队那一位xiǎo队长的声音:”巴拉斯将军,我是侦察兵xiǎo分队,我是侦察兵xiǎo分队。现在,我们仍然隐蔽在那一片丛林之中,监视着敌军的一行一动。从当前的情况来看,并没有出现任何异常情况,敌军方面应该对于我们的军事行动没有丝毫的察觉。攻击可以正常进行,军事行动可以正常进行。”

巴拉斯将军在听到这里之后,自然非常高兴,随后,通过远程通讯系统,他继续命令:”侦察兵xiǎo分队,你们的任务完成得非常不错,现在,你们继续进行监视,继续进行监视。半个xiǎo时之后,我们的主力作战部队,将会按时到达,将会按时到达。”

接下来,随着巴拉斯将军一声令下,命令所有作战部队,全速前进。一路之上,两个重型坦克作战兵团,冲在最前面,并没有遇到任何敌军的巡逻兵或者是侦察部队,这当然跟巴拉斯将军,在此之前预先侦测好了一条最理想的通道有着密切的关系。这条道路,虽然比较偏远,可是,隐蔽性强非常好。这样以来,也就能够躲开敌军的监视,有利于这一次军事行动的秘密进行。

终于,半个xiǎo时之后,狂狮一号重型坦克作战编队和狂狮二号重型坦克作战编队,掩护着那一支远程榴弹炮攻击部队,终于抵达指定的位置--那一支近战残兵xiǎo分队所隐蔽的丛林之中。这样以来,那一片丛林也就显得非常热闹起来。不过,这种热闹也是相对的,他们绝对不敢弄出太多的动静,以免打草惊蛇了。

此时此刻,夜色阑珊,夜幕沉沉,天空之中,不时的闪过了一道一道的流星,看上去显得非常诡异。对面的那一座纽波里军事xiǎo镇,灯火通明,十几盏明晃晃的探照灯,不停地照来照去,在这个时候,巴拉斯将军再一次拿起了手中的望远镜,向着对面的纽波里军事xiǎo镇看过去。

要知道,这一支望远镜,备有红外探测装置,因此,尽管是在深夜,伸手不见五指,可是,仍然能够将远处的情况侦测得清清楚楚。

就这样,巴拉斯将军通过望远镜,再一次认真地侦察那一座纽波里面的情况。随后,巴拉斯将军转过身来,向着那一位侦察兵xiǎo分队的xiǎo队长説道:”接下来,我就给你们一个任务。从这里出发,沿着逆时针方向,向着纽波里军事xiǎo镇的北门方向迂回过去,与此同时,你们还有一项更加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必须要寻找一条通道,然后,我将派遣一支重型坦克作战部队,沿着那一条通道行进过去,布署在纽波里军事xiǎo镇的北门。”

在听到这里之后,那一位侦察兵xiǎo分队的xiǎo队长厉声説道:”巴拉斯将军,保证完成任务。”説到这里之后,他立刻指挥着手下的侦察兵其他队员,从这一片丛林出发,按照巴拉斯将军所交代的,沿着逆时针方向,向着纽波里军事xiǎo镇的北门行进而去。

-----------------------

夜风缓缓地吹了来,季节已经进入了初冬,因此显得有些寒冷。走出丛林之后,因为失去了丛林的掩护,因此这些侦察兵队员,发现前面的有一条xiǎo沟,并不是很深,不过,如果弓着腰,在那一条xiǎo沟里面前进的话,自然会减xiǎo目标,增强隐蔽性。

当然,他们知道,他们的任务并不仅仅是侦察情况,更重要的是,他们又负责寻找一条通道,然后,好让自己的重型坦克作战编队,迂回到的纽波里军事xiǎo镇的北门。这一条xiǎo沟,应该説是非常理想的一个选择。因此,这一支侦察兵xiǎo分队,一边向前行进,一边清除着一些障碍

,以便能够让重型坦克作战编队,从这里开过去。

正在行进之间,突然之间,他们发现在前面不远处,似乎有几个人影。紧接着,又闪动起一些光亮。然后,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们甚至能够听到那几个人的説话声。只听到其中一个人説:”他娘的,这天气真是太冷啦,让我们在这里巡逻,真是太缺德了。”

这个时候,其中的一位侦察兵説道:”这几个人,肯定是敌军的巡逻兵,既然这样,我们直接把这几个人干掉算了,不然的话,一旦走漏消息,那可就麻烦了。”

在听到这里之后,那一位xiǎo队长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説道:”不行,我们现在主要的任务,并不是消灭敌人,而是进行侦察,更重要的是,我们还负责寻找重型坦克行进道路的任务。因此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先等一等,或许情况会有所变化。”

在听到这里之后,另外那几个侦察兵队员,也就不再作声了。,不过,它们的速度显然变得缓慢下来,同时,他们手中的武器,已经全部都打开了保险,随时准备参加战斗。

---------------------

在这个时候,只听到另外一个人接着説道:”是呀,那些当官的,这个时候,正在灯红酒绿,只顾着自己的享受,却不管我们的死活。他娘的,这人与人之间,差别真是太大。可是,谁让我们是当兵的,我们就是这个命,也不要埋怨什么了。唉!!”説着,那家伙便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声。

另外一个人接过了话茬,然后説道:”要不,咱们悄悄地离开这里,找个地方喝一杯,暖和暖和身子,怎么样的?再者説了,这冰天雪地的,寒风呼啸,估计这里也不会有什么情况。”

”不错,不错,真的非常不错。你的这一个建议,我非常赞成。只是,我身上可没有钱,今天,你必须请客。我向你们保证,如果你请客的话,我一定参加。而且,一定会喝得酩酊大醉,不醉不休。”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家伙哈哈一笑,显然,在听到刚才那个家伙的提议之后,他非常受用。

在听到这里之后,另外一个家伙接着説道:”不行,不行,谁如果没有钱,就不许参加。绝对不能让他娘的白吃白喝。老弟,你身上没有钱不要紧,我先借给你,不过,时间不能太长,dǐng多三天以后,你必须还给我。而且,还有加倍偿还。我可是要利息的。”

”可以,可以,我保证三天以后,连本带利,一分不少地还给你。”在这个时候,那一个刚才説自己身上没有钱的家伙,在这个时候,非常及时地非常痛快地説道。

在听到这里之后,另外一个人,听声音,似乎比较严厉,好像是这几个巡逻兵到xiǎo头领,他缓缓地説道:”我看还是这样,今天,由我请客,不过,我可是丑话説在前头,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你们这几个人,可都得替我扛着,谁也不准缩手缩脚,到时候临阵脱逃,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就这样,这些家伙们一边説着,一边向着纽波里军事xiǎo镇方向走去。这样以来,对于巴拉斯将军的这一支侦察兵xiǎo分队来説,自然也就避免了又一次的战斗。其实呢,打掉这几个人,,对他们来説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不过,正像他们的xiǎo队长所説的那样,毕竟他们的主要任务并不是战斗,而是进行侦查。再加上,他们还肩负着寻找道路的重要任务,因此,自然更加不应该轻举妄动。

-------------------------

如此一来,在经过半个xiǎo时之后,这一支侦察兵xiǎo分队,终于顺利抵达了纽波里军事xiǎo镇的北门。在那里,他们发现有一片洼地,地势比较低,正好可以用来进行隐蔽。而且那一片蛙的面积比较大,在那里再隐蔽二个重型坦克兵团,应该不是问题。在看到这里之后,他们自然非常高兴。然后,那一位侦察兵xiǎo队的xiǎo队长,命令其他侦察兵队员隐蔽在那一片洼地中,而自己却马上接通了跟巴拉斯将军的远程通讯系统。

”巴拉斯将军,我是侦察兵xiǎo分队,我是侦察兵xiǎo分队。现在,我们已经抵达纽波里军事xiǎo镇的北门附近。而且,寻找到一条非常适合与战车作战部队行进的通道。另外,在纽波里军事xiǎo镇北门附近,有一片洼地,非常适合于隐蔽作战部队。汇报完毕。”

巴拉斯将军在听到这里之后,自然非常兴奋。他接着説道:”非常好,现在,你们留下几个人,继续在那里进行隐蔽监视。而其他的人,沿着原路返回,然后,引领着我们的跳到重型坦克作战兵团,前往纽波里军事xiǎo镇北门。”

------------------------

就这样,按照巴拉斯将军的安排,留下几个得力干将继续隐蔽在那一片洼地之中,剩下的那几个人,则跟随着xiǎo队长沿着原路,在夜色的掩护之下,再一次返回到了那一片丛林之中。在见到巴拉斯将军之后,那一位xiǎo队长非常高兴地説道:”巴拉斯将军,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而敌军方面根本没有发现我们的存在。这对于我们来説,既是天赐良机。”

巴拉斯将军拍了拍他的肩膀,非常高兴地説道:”你説得非常正确。这一次,攻取下纽波里军事xiǎo镇,我们是志在必得。当然啦,你们这一支侦察兵部队再一次立下了大功,表现非常不错。我一定会像总指挥反映,给你们记功。”

随后,而巴拉斯将军命令而剩下的这些近战单兵xiǎo分队队员,立即进入防御阵地,作好战斗准备。随后,巴拉斯将军又命令狂狮二号重型坦克作战编队,由那一位侦察兵xiǎo分队的xiǎo队长亲自带领,沿着他们侦测出来的那一条通道,向着纽波里军事xiǎo镇北门方向行进而去。

此时此刻,巴拉斯将军在那一片丛林之中,看着不远处纽波里军事xiǎo镇灯火通明的样子,脸上不由得掠过一丝冷笑。这个时候,他手下的一名副官走过来,向着巴拉斯将军説道:”巴拉斯将军,现在,是不是可以发起进攻了?到目前为止,距离天亮还有不到三个xiǎo时的时间。如果等到天亮之后,再发动进攻,作战效果可能不会这么好。”

巴拉斯将军听了之后,微微一笑,然后摆了摆手,接着説道:”不要紧,不要紧。你不要担心,最关键的一步,我们还没有完成。如果狂狮二号作战兵团没有赶到纽波里军事xiǎo镇北门的话,就算是现在发起进攻,也不能够彻底全部消灭掉里面的敌军的那一支作战主力。

”另外,对于我们来説,最重要的,并不是占领这一座纽波里军事xiǎo镇,而而是全部歼灭里面的敌军作战主力,尽最大可能地消灭掉敌军的有生作战力量,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让这些家伙们逃回克鲁格主城的话,那么,将会是我们最大的失误。这一diǎn,总指挥可是反复的强调过的。”

听到这里之后,那一位副官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然后説道:”不过,巴拉斯将军,我担心咱们的狂狮二号重型坦克作战编队,在迂回到的纽波里北门附近的半路之中,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比如説,一旦遇到敌军的巡逻部队,双方一旦交火,那么,将会一定暴露出他们的行踪。而一旦暴露的话,我们的整个作战计划将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巴拉斯将军在听到这里之后,沉吟了一会儿,然后diǎn了diǎn头,説道:”你説的话不无道理。根据咱们的侦察兵xiǎo分队所提供的情况,他们就在不久之前,前往纽波里军事xiǎo镇北门的时候,在半路之上,就曾经遇到过一支敌军的巡逻兵xiǎo队。只是,那几个人随后离开了他们的岗位,前往纽波里去找乐子去了。

”不过,我们却不能保证,其他的敌军不会出现在这一条通道之上。也好,也好,你刚才的这一番话,正好提醒了我。”

説到这里之后,巴拉斯将军立刻命令那几位已经进入防御阵地的进程的队员,马上出发,沿着那一条通道,快速地追赶狂狮二号作战兵团。与此同时,巴拉斯将军通过远程通讯系统,命令狂狮二号作战兵团暂时停止前进,等待从后面正在追赶上来的侦察兵队员。

而那一位侦察兵xiǎo队长,在这个时候,听説巴拉斯将军命令狂狮二号暂时停止前进,自然有些迷惑不解。因为他知道,这一条通道虽然暂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绝对不应该在这一条通道上停留的时间太长。因为,敌军的巡逻部队随时都会出现。想到这里之后,他心急如焚,不由得再一次接通了巴拉斯将军的远程通讯系统。



张家界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秦皇岛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中央空调售后服务电话
友情链接: